garbage never die

厨余垃圾。

Seduction(Cole/Connor,Hank/Connor)

是之前柯尔康(看不出的)黑帮AU的续。

后半部分的车会收到本子里!

https://shimo.im/docs/FuJiJ6Iw7IkHNZz9/

担心占tag的问题所以放了这篇的上半部分。因为打算出本,但自己完全是新手,所以想找一位比较有经验的主催!有意向的朋友请您私信我,万分感谢(深鞠躬)!!!

反正这么早不可能有人看到
要是我印个八十来页也没啥图就光是车(包括过去发的和五六篇新的)的小破本
当然姑且不论可行性
会有人要吗_(:_」∠)_

为什么,为什么周末又多课了啊?
腚腚今日是死去的腚腚

在开车和从良间徘徊

Punishment(OMC/儿童型!Connor)

有对角色的性/虐、殴打、辱骂的间接描写!千万注意避雷!
有点Hank←Connor的意味。
真的不是车……
https://shimo.im/docs/hTiC29Sflk8mVggz/

吃了好吃的,变快乐
最后两张是高P自拍,避雷

Happy Forever(Android!Hank/Female!Connor)摸鱼脑洞

没想到对我而言,做梦居然比正经写东西容易。
刚刚打瞌睡,梦见仿生人汉克和康妮之间没逻辑的碎片,奇奇怪怪的。参考梦的内容,我添加了一些自我脑补_(:D」∠)_。有性转九百、六十出现。
——————

起初,画面是在一家医院里,汉克和HK900坐在红灯闪烁的急救室外,都挂着彩,衣服上的血渍有红有蓝。他们随口抱怨了几句任务失败的事,然后就又归于沉默,谁也不搭理谁。

但没过一会儿,汉克突然转头问对方,为什么不取个名字,异常,偏要继续用这个统一的型号来代称自己。他紧接着开玩笑讲,我可以把“汉克”让给你,再另挑个有趣的叫。尽管外貌相对更年轻些的仿生人一向严肃冷酷,可是眼下他盯着对方,竟小小地笑了。

“不那么像人,自然有不像人的好处能得。”他说。

这时候,汉克原本正打算张口,LED灯却红了。他像是吓坏了似地,从椅子上猛然跳起,朝走廊那头夺路狂奔。期间他撞见数名想要阻拦他的人类警官,捉住他的胳膊,劝他以案件为重,别冲动,冲动于事无补,然而他们都被他一一击倒在地。他一口气冲进康妮的古董车里(我不明白康妮为什么要借车给汉克,也许她是步行健康派,不常驾驶),发动,倒车,拐弯,火急火燎地驶向底特律。

等他赶到家,已经是葬礼的前夜。康妮在世时有两个共享一半血缘的妹妹,如今仅来了其中之一。沙发上的九百神情憔悴,故意把腰板挺得笔直,看着却反倒更像是快蜷缩到垫子内的模样。她绷着与康妮酷肖的漂亮脸蛋,手指神经质地微微痉挛,偶尔扯一扯衣服高高的领子和长长的袖子,生怕露出什么。汉克注意到青年女人左手的婚戒消失不见,徒剩条泛白的痕迹。

怎么样,汉克问。

没结果,她迅速答道。他们指的是九百第四次——或者第五次,总之不是第一次——的离婚(对话途中提及的,具体内容我已记不清)。

九百告诉汉克,她的姐姐没办法如愿葬在教堂。她是个自杀者,朝自己浑身上下开了整整三枪,大腿,胳膊(擦伤),头侧,最终破破烂烂,甚至连遗体都不能够修补。“自杀”被她念得柔缓且恶毒。她低垂着浓密的、湿漉漉的睫毛,纤细的指头相互纠缠,用家族病来形容这个词。

之后他们聊到康妮的遗嘱。底特律警局女警长的积蓄,包括房子、狗,大多留给了汉克(虽然未必会按照她的设想实现,仿生人权益似乎仍旧是十分微妙的话题。直到康妮去世为止,他们都没能结成夫妻。),其余分给九百,以及六十的私生子。那孩子同他不在了的母亲一样,疯狂随年龄渐长,是精神病院的常客,吞药总比吃饭频繁。有传言称他是父女乱伦的产物。

谈话终止于凌晨。汉克将昏睡的九百安置在空闲的某间卧房,独自返回客厅。他坐不住,便四处翻找,结果寻出许多烟,还有一瓶开封了的威士忌。除了汉克,没有谁知道康妮在烟瘾重的同时还酗酒。他曾经担忧过早晚有一天,她会醉得不省人事,溺毙在浴缸中。如今看来那想法是多余了。

汩汩地,金黄的酒液倒入玻璃杯里。仿生人模仿人类,仰脖一口气喝掉。依照设计,借酒浇愁这种行为是他的躯壳所不支持的。于是仿佛反胃呕吐般,程式逼迫威士忌尽数排出,使他当真像个痛失伴侣的崩溃丈夫。

他的电子脑内,过往的记忆数据正失控地徘徊。一会儿是康妮在持枪追逐罪犯,一会儿是她遭遇车祸,一会儿又是她歇斯底里地咆哮,说拜托,求你,我再也撑不住了,说我想活。她的微笑、号哭、咒骂与示弱不停冲刷汉克的每条线路。末尾,他回想起革命刚结束不久的时候。那大约是近二十年前了,热恋令他们的性和爱全部汹涌激烈而不知疲倦。他们一同分享康妮乱糟糟的床,沾满狗毛的沙发以及地毯。年轻美丽的女人倚靠着仿生人宽厚的胸膛,汗津津的,半睡半醒,放任后者亲吻她赤裸的颈肩。她褐色的发丝凌乱地铺散开。汉克伸手去梳理,几绺头发缠住了他的无名指。那时一切都是幸福的。

END

天雷脑洞,800/900/800,mob/800,mob/900
国庆大概会写出来……吧?
对不起最近脑壳里只有这种东西了(´இ皿இ`)

Replacement

康纳和母亲共享同一个名字,同一副面孔,甚至同一个思慕着的男人,或者说仿生人——警用型HK800。 她总管他叫汉克。

他是母亲在警局的搭档,是在康纳的生父意外去世后接替了“丈夫”与“父亲”身份的男性……

随时间推移,各种事情接连发生。仿生人革命失败,母亲陷入重病的泥沼,汉克也渐渐跟他们形同陌路。 康纳不明白母亲为何如此坚决地拒绝对方的来访,就像她所有的爱意突然全部变成了憎恨一样。他为此既担忧又禁不住快乐,想着汉克会不会从此走出他的生命,想着自己是否能够取代母亲的位置。他在任何独处的时候自\慰,脑子里勾勒男人灰白色的头发胡子。

某日下学归家的途中,他撞见了许久不见的HK800。虽然说不上来,但他却忍不住感知到一种违和感。他……他不像自己所认识的那个汉克。可庞大的喜悦冲淡了一切。康纳亲昵地贴过去,问他要不要到家里坐坐。他违心地对他讲母亲有多思念他。HK800嘴角扯出一抹微笑,注视着他的蓝色眼睛仿佛折射阳光的冰层。

他说,正巧,我也有事要问她。